三生三世十里桃花13荔枝app


当初就是这样对我哥哥的吗?难道就因为我哥哥想念自己的母亲还有妹妹,就把他的记忆给抹去了。

别这样……我不想忘记他,我求求好不好……”秦雨筱无奈的摇头,泪水布满了整个脸颊。

“哭什么,我又没有打骂。而且又不是第一个,坐在这张椅子上的人。

这张椅子是我多年前,发明的‘魔力’椅,再加上经颅磁辅助精神病药物,可以让很多人忘记烦恼。

我告诉一个秘密,在整个鬼城里面,那些佣人还有保镖,部都坐过这样的椅子,只是他们坐的那种椅子,没有现在坐这张高级,整个鬼城里就只有这么一张。

一般人的话,我还不轻意让他坐上去呢。

我看心太软了,又是一个好姑娘,我就帮帮啊……”老头带着神经质的表情,对秦雨筱不停的说着。可他讲的那些话,却是井井有条的。“就在这里好好的睡上一觉,等醒过来之后,这外面的天啊,就成五彩斑斓的了。”

“不要……让我出去……”秦雨筱撕心裂肺的大喊。“我不要忘记墨北宸……这个疯子。害了我哥哥失去了那么多年的记忆,现在又想要害我……别走……”

“停!”老头用手指着秦雨筱的眉间,轻声的呵斥。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“……”秦雨筱没有说话,本能的盯着老头的眸子。

“还是秦雨筱,有一个哥哥叫容净格,拥有三个儿子,儿子们一直都在的身边,是亲自抚养长大的。

不知道孩子们的父亲是谁,在的心里,一直都把孩子的父亲,当成是一个混蛋。

白衣清纯美女邻家有女初成长

有一个喜欢的男人,他叫上官清风。懂了吗?”

老头一个字一个字,淡漠的对秦雨筱说着。

秦雨筱被动的锁住老头的目光,看着他的嘴唇,一张一合的动着。却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。然而,在她的大脑里面,却就像有一把刻刀似的,将老头此时讲的话,部都刻在了她的脑子里。

“说吧,都知道什么?”老头轻然一笑,呆呆的盯着秦雨筱,有点傻气的询问。

“我叫秦雨筱,我有一个哥哥叫容净格,我还有三个儿子,他们是由我抚养长大的,我孩子没有父亲,我讨厌那个让我拥有三个孩子的男人。

而在我的心里,只喜欢一个叫上官清风的男人。”秦雨筱呆滞的说着,老头对她讲过的话。

“对了,就是这样的。哈哈……”

老头哼着音乐,从里面的屋子走出来。当他看着垃圾桶边,扔着一张画时,他本能的俯身捡起来,将那揉了一半的画展开。

“这不是孩子的画嘛,我怎么把它给扔进垃圾桶里了?扔了什么东西,也不能把格儿的画像给扔了。”老头自我叹息一声,然后摇了摇头。

他绕过书桌,走到书桌前面去,重新拿了一支画笔,在新的白纸上面,画着另一幅画。

没过多久,画上面就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人,而在女人的怀里,还抱着一个襁褓里的孩子。

虽然孩子很小,可是他竟然将那小婴儿的脸,都给直接画出来了。

楼下三个孩子见秦雨筱,在楼上呆了那么久,都还没有下来。便催促着格,让他上楼去瞧瞧动静。毕竟这里是格的地盘。

格也有点担心秦雨筱,毕竟老城主的性格说变就变。要是他生气对秦雨筱不利怎么办。于是,他赶紧上楼去书房。

可他进入书房的时候,却只看到老头一个人在那里。秦雨筱压根就不在书房里。

“义父,雨筱……雨筱她人呢?”他小心翼翼的询问着老头,也不知道他此时是高兴还是生气,怕说话大声了,会惹得他发怒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老头抬头盯着格,一本正经的说着。“她不是跟们在楼下吗?”

闻言,格的眉头顿时紧紧的蹙了起来。

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?就算老头的性格再阴晴不定,他也不应该说秦雨筱不在这里的言辞啊。

格最近这几年,都在外面奔走,很少有时间回鬼城。只因老头吩咐他,要将啸虎研究室的一些数据成果带回给他。

目前这个鬼城,犹如名字一样诡异。里面那些人精神都是有问题的,他们的心里只认老头那个主人,而且不管老头说什么,他们都不会反对。

只因他们服过经颅磁辅助精神病药物,再加上老头自己研究出来的魔力椅,可以控制他们为自己所用。

格当初被老头救下之后,就一直居住在这个鬼城,只是小时候的鬼城,规模没有现在这么庞大。

虽然不知道老头原先,是做什么工作的,但他能够研究出一些奇怪的东西。还让他带人去夺啸虎的研究成果。那么他想老头以前肯定和啸虎有一些渊源。

“义父,在画什么?”格走近书桌前,只见桌子上面铺展的白纸上,画着一个女人,还有她怀里抱着的孩子。“这是谁?”

格在询问老头的同时,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
那不是白云娇吗?虽然画得有些抽象,可是老头的墨笔非常好。他一眼就能够看出那人是谁。

“切……”老头带着鄙视的口吻,从口中发出一声。继而把手中的笔扔在垃圾桶里,然后把画纸撕扯成碎片一并给扔掉。“有病。”他自己我叫骂一声。就连他也不知道,他刚刚为什么画出了那样的东西。

“义父,雨筱去哪里了?”格继续询问着他,可是他又在打弄自己的墨宝。

他和三个小家伙明明看到秦雨筱进入了书房,就再也没有出去过。他不在去理会老头,自己向里面的屋子走去。

格推开那道门,坐在白色椅子上的小女人,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。而椅子旁边那个仪器,也已经结束了工作。

“雨筱……”格急得奔跑过去,将她手上的绳子部都解开。“雨筱,醒醒……怎么了?雨筱……”他无法叫醒她,只好把她从里面跑出来。“义父,对雨筱做了什么?”

格知道里面有一个房间,但他不知道在那里,会拥有一台之前治疗他头痛症的仪器,而现在老头还用那台仪器,对秦雨筱使用。

“我哪里有对她做什么?她刚刚说那椅子有点好玩,就想要试一下。我就让她上去试试了。”老头一边画画,一边漫不经心的对他说着。

“雨筱,醒醒啊。”格坐在沙发上,用手轻轻的拍打着,躺在自己怀里的秦雨筱。

她脸颊菲红,那种红晕是不太正常的,连同额头上的体温,也不太正常。

“那仪器不是为我治疗头痛症的吗?之前放在实验室里,现在怎么会在这里?”格再一次询问着老头。

“在质问我吗?”老头把手中的毛笔,直接扔向对面的格。“她自己非要坐上面去玩一下,干嘛不问她呢?”他气得把画也给撕了。“真是的,养个破儿子,有了妹妹就不要老子了。真是不好玩,一点都不好玩。们自己慢慢玩吧,昨天一夜我都没有睡好,这会儿去补个觉。”

老头走出书房,直接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楼上重重关门的声音,引起了三个小家伙的注意。他们相互对看了一眼,一个字都没有说,就赶紧往楼上跑去。

“舅舅……我妈咪怎么了?”墨俊乐跑得最快,见秦雨筱在他的怀里,急得赶紧询问。

“妈咪的脸怎么那么红啊?”

| Tagged